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匹凸匹子公司弄丢配资保证金 投资者集体维权

2018-01-21 22:52

        投资者集体维权  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7日讯(记者邢晓宇)近日,曾是匹凸匹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柯塞威)因拖欠投资者保证金被推上风头浪尖。据爆料,多名投资者聚集在匹凸匹办公室门口维权,要求柯塞威归还客户配资余额和保证金。   此外,被推上风口的还有匹凸匹原董事长鲜言。据悉,柯塞威的股权几经腾挪,已从上市公司匹凸匹名下转移到鲜言个人名下。不过,另投资人担心的是,股权多次变更可能导致追讨难度加大。柯塞威为何大面积拖欠客户保证金?拖欠的资金规模有多大?资金又流向何处?带着这些疑问,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匹凸匹试图联系到鲜言及柯塞威总经理李艳,截止记者发稿,电话未能接通。   被爆截留配资余款投资者集体维权   7月12日,证监会紧急发布《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》,对开立虚拟证券账户,借用他人证券账户、出借本人证券账户,代理客户买卖证券等行为进行清理。而匹凸匹曾经的全资子公司柯塞威所提供的正是网络配资业务。   据《第一财经日报》爆料,投资者孙明(化名)去年4月以1:4的杠杆比例,在柯塞威配资8000万元,不久就与股灾迎头相撞。11月份清仓后,累计亏损近千万元之外,保证金、收益的余额部分被柯塞威截留至今未还。报道称,和孙明遭遇类似,目前还有数十名投资者或配资业务代理人,在清仓后未能要回余下的保证金或佣金。   不光是数千万元的大额资金,有些甚至是几万元的小钱,柯塞威拖欠未付。一位投资者王宁(化名)向媒体表示,今年5月、6月的配资高峰期,其投资50万元,在柯塞威获得200万元配资额度。9月底,清算完毕后,账户收益率合计-18%,账户保证金余额为3万元。王宁要求退还保证金余额,但柯塞威至今没有返还。   屡次催收仍未有结果,据爆料,已有多名投资者聚集在匹凸匹办公室门口集体维权,要求柯塞威尽快归还客户配资余额和保证金。   股权几经腾挪追讨保证金难度大   据悉,KCV的全名是KCV红马甲,运营主体是深圳市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。公开信息显示,柯塞威成立于2014年10月22日,认缴注册资本10亿元,实缴资本1.15亿元,由匹凸匹全资持有,名下运营网络配资平台KCV红马甲。   但在去年的6月25日,多伦股份再次公告称,多伦股份已于4月27日与多伦股份董事长鲜言在上海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,鲜言按注册资本为据,出资1.15亿元收购公司持有的深圳柯塞威100%股权,法人为李艳。也就是说,KCV自正式上线到转让,只在多伦股份的旗下待了两个星期,其官网显示:KCV累计配资总额8.5亿元。   针对柯塞威为何大面积拖欠客户保证金的原因,有市场人士分析,可能与其配资账户穿仓,造成资金缺口有关。  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,早在2015年7月,市场就有关于柯塞威配资账户穿仓的传闻。当时,多名KCV的客户向媒体爆料称,柯塞威配资平台疑似穿仓,相当一部分客户的配资账户自6月30日以来呈现交易废单的状态,即无法买卖,而当时KCV给出的解释是:穿仓太多,导致与之连接的信托公司断了端口,为此要更换新的信托公司。   不过,也有专家分析称,股灾期间,柯塞威确有少量子账户穿仓,但其收取的利息,应当足以覆盖穿仓形成的资金缺口,因穿仓造成无法返还用户账户余额资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而据另一位市场人士分析称,除了穿仓之外,另外还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柯塞威就是故意不还,另一种可能是存在资金占用。   虽然相关资金流向至今仍是一个谜团,但上述可能似乎也能找到依据。据悉,柯塞威近期拟参与对匹凸匹子公司湖北荆门汉通地产的增资。12月16日,匹凸匹公告称,柯塞威拟现金方式对荆门汉通增资1亿元,资金来源为自筹。增资后,荆门汉通的注册资本增至2.5亿元。当天,匹凸匹董事会已审议通过该议案。   玩不转概念匹凸匹业绩惨谈未卜前途   事实上,柯塞威与匹凸匹之间,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。根据工商资料,柯塞威的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李艳,在辞去匹凸匹董事职务后,目前仍然兼任该公司财务总监。此外,据媒体报道,李艳还担任柯塞威总经理一职。另外,虽然早在去年6月柯塞威股权已经转让给鲜言,但目前该公司的标牌上,仍然悬挂着P2P.COM匹凸匹的字样。  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,去年5月10日,多伦股份更名为匹凸匹。改名以来,公司前后几度成立P2P子公司,又几度转让其股权。同时,计划逐步完成地产主营业务剥离。不过,公司去地产化战略由于方案受到股东反对,宣告失败。   数据显示,去年一季度末时,匹凸匹净利润亏损约1126万元,半年报显示,匹凸匹亏损约2340万元,而在三季度末,匹凸匹的亏损金额已经增长至3641万元,相比上年同期亏损469.59万元,扩大了近7倍。   多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从创立至今曾四度易主,且几次上演套现离场的戏码,将多伦当作资本运作工具。此外,银监会近期发布P2P行业监管细则的征求意见稿,面对行业监管收紧的大背景,匹凸匹决定将互联网金融新兴业务先行剥离。尽管一再强调进军互联网金融的决心,但匹凸匹姿态与行动的脱节仍然显示了其转型的未卜前途。